快捷搜索:  as  xxx

后者没想到苏锐一开始就用上了这种以命搏命的

  “什么?”本来以为自己必死的李玄,在听到了苏锐的话之后,脸上涌现出一抹无法掩饰的狂喜之色!
 
    苏锐竟然没想杀自己,自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我打电话,我现在就打电话!”李玄说罢,用完好的那只手开始输入号码!
 
    这个时候,夜莺看了苏锐一眼,她从苏锐的眼光之中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畏惧,有的只是昂扬的战意!
 
    面对即将到来的宗师级高手,夜莺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可是当她看到了苏锐的眼神之后,便已经明白,这一仗将是自己的蜕变之始!无论是赢是输,自己都会发生质的蜕变!
 
    “通了,电话通了!”李玄非常紧张,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颤抖!
 
    “麦老太爷正在休息。”接电话的是奔驰商务车的司机。
 
    “别管他是不是在休息,我要让他立刻过来!我们的人已经快死光了!”李玄歇斯底里!
 
    在这一刻,他没有用上任何的演技,因为所有的手下真的死光了,场地中央的血腥气息都有些浓重的化不开!
 
    挂了电话,李玄只听到苏锐说了一句话:“干得不错。”
 
    说完,夜莺便一记掌刀打在他的颈后,让其昏了过去!
 
    “麦太山要来了,你紧张么?”苏锐看着夜莺,眼中带着微笑。
 
    夜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夜莺没有答话,她手握双刀,望向远方夜空,飒爽的身姿中渐渐流露出一股凌厉的气息来。
 
    看到她的样子,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
 
    其实夜莺是个绝对的可造之材,这样的好苗子跟在白秦川身边,实在是太浪费了,也不知道张不凡那个老家伙和白家有什么约定,竟然会把如此出色的小师妹派出去当保镖,这着实有些浪费资源了。
 
    苏锐爱才之心已经慢慢起来,他有心把夜莺招为麾下,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对方是美女——好吧,苏锐必须要承认,这一点也很重要。
 
    一辆奔驰商务车正朝着金明开发区迅速驰骋。
 
    夜晚的车子本来就少,再加上这里是市郊,奔驰商务车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终于在半个小时的时候驶进了金明开发区!
 
    麦太山坐在后座上,闭着眼睛,看似在调整状态,但是他的拳头却始终紧握着!
 
    苏锐那个家伙,依旧狡猾的像五年前一样!趁着他离开的时候,竟然对南宫瞬的秘密队伍进行这样的偷袭!当真是无耻之极!
 
    想到这儿,麦太山摇了摇头,他知道,以苏锐的实力,对上李玄和他的手下,后者完全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就算你不来,我也会找你的。”
 
    麦太山自言自语,他睁开眼睛,一股冷冽的寒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五年前,在他的步步紧逼之下,依旧被苏锐抓住时机伤到了大少爷南宫尧,这件事情被麦太山当成毕生的耻辱!
 
    这五年来,他从不曾放松过修炼,就是为了等待着手刃苏锐的一天!
 
    以南宫瞬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请的动麦太山的,后者之所以答应帮忙,完全是因为他心中的复仇火焰!
 
    这司机同样也有些紧张,他焦虑的问道:“麦老太爷,您说苏锐真的会把所有人杀光吗?”
 
    他也是紧张过度,问完之后才想到,以麦太山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搭理他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可是这一次,麦太山竟然破天荒的回话了!
 
    “无论他杀了多少人,在我看来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我唯一在意的,是他能不能死在我的手底下。”
 
    说罢,麦太山眼中的精芒已经浓郁成了实质!
 
    苏锐和夜莺并肩站在空旷的场地上,微风轻拂他们的面颊,带来的却不是轻松,而是凝重。
 
    “你还是有些紧张。”苏锐看了夜莺一眼,道。
 
    后者的身体略微僵硬,手臂也过度紧绷,这明显就是心里紧张的表现。
 
    “一打起来就不紧张了。”夜莺不自觉的把苏锐之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搞得后者暗自好笑。
 
    就在这个时候,汽车的轰鸣声已经开始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那声音在静谧的夜色下显得如此清晰!
 
    听到这声音,夜莺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双刀!身体微微弯曲着,呈现出一种爆炸性的姿态!
 
    短短半分钟后,那辆奔驰商务已经是一个猛烈的漂移,冲进厂区!速度丝毫不减!
 
    夜莺本想冲出去,可是此时苏锐竟然拉住了她的手,一起跃向一旁!
 
    以此同时,一道耀眼的金黄色流光,在夜空之下一闪即没!
 
    而在下一秒,那辆奔驰商务就已经被一大团火光所笼罩!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http://piaotian.net
 
 第294章 给我吐血!
 
    看着那一道金色流光准确无误的撞在了那辆奔驰商务车的前端,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几年不出手,看来准头还没有下降。”
 
    “你压到我了。”夜莺冷声说道。
 
    在刚才的爆炸发生之前,苏锐已经拉着夜莺,扑倒在了地上!第三次把她压在了身体下面!
 
    这一次,两人脸贴着脸,看起来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别起来,还有一下!”
 
    苏锐说着,整个身体又紧紧压在夜莺的身上,甚至把她的脸都用手挡住了!
 
    一道金色流光,再次划破天际!直直撞在了正在燃烧爆炸的商务车上!
 
    接连两下的轰击,就算奔驰的质量再好也是别想承受的住,整个车体被炸成了废铁!零件和铁皮四处纷飞!
 
    由于苏锐的遮挡,夜莺并没怎么受到爆炸的波及,但是那狂卷的热浪还是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了炸.弹的热量!
 
    夜莺并没有问苏锐这爆炸是如何产生的,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既然敢挑战麦太山,肯定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后手!
 
    这一次行动,苏锐没有带霍尔曼和金泰铢,但是却有另外一个男人始终在暗中跟着他!
 
    周显威站在办公楼的顶端,扛着一个单兵火箭筒,眼睛被火光映红,闪耀着热烈的光彩。
 
    弥漫在场间的硝烟味道,让他感觉到了熟悉,也感觉到了兴奋,曾经那种不可一世可战天下的气势,逐渐回到了他的身上!
 
    “老子不光会用笔,还会用炮!老子回来了!”周显威一声大吼,再次把火箭筒扛在了肩头!
 
    麦太山万万没想到,自己乘坐的车子才刚刚驶进厂区大门,就被炮弹击中!
 
    就在他看到夜空中火光一闪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一拍车门,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才刚刚飞出了一半,那划破夜空的火箭弹已然重重落在了汽车的前挡玻璃上!
 
    这种火箭弹的威力算不上太大,但是报废掉这辆车还是轻而易举的!
 
    在这种爆炸的冲击之下,司机的身体当场四分五裂,尸骨无存!
 
    麦太山的身体虽然飞出了一半,但那灼热的气浪还是凶猛的扑在了他的后背上!那庞大的推力让他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髋部重重的撞在了变了形的车门上!
 
    由于这一下撞击,导致麦太山并没有飞远,整个人跌落在车的旁边!
 
    此时,第二枚火箭弹又接踵而至!
 
    奔驰车的油箱也被引燃,整个车子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那浓烈的火光已经把麦太山整个人吞噬其中!
 
    在这一刻,即便麦太山的护体功夫极强,但被那大大小小的零件击打那么多下,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喉头发甜!
 
    忍住吐血的冲动,麦太山冲出火光,一声愤怒的大吼!
 
    “苏锐,受死!”
 
    而此时,苏锐正拉着夜莺,从地上慢慢悠悠的站起来!
 
    当他看到麦太山的模样时,完全忍不住笑了,而夜莺也是忍俊不禁,黑色的口罩下面露出一丝微笑来。
 
    此时的麦太山,哪里还有半点宗师风范?
 
    他的长衫已经被烧成了一堆挂在身上的布条,本来雪白柔顺的山羊胡子发黑而卷曲,头上更是黑一块秃一块!
 
    “麦太山,咱们那么久没见,你竟然打扮成了这样,不得不说,你越老还真是越有品位了。”苏锐哈哈大笑,手握军刺,满脸的嘲讽!
 
    麦太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胸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又是一声大吼,身上长袍的布条已然化为碎片,漫天飞舞!
 
    不过,在他的长衫里面,居然还有一件白色的练功服!
 
    虽然这练功服已经面目全非,但至少也能遮挡一下身体,不至于走光!
 
    “苏锐,五年前我没能杀了你,今天你别想再从我眼前活着离开!”
 
    麦太山说罢,双拳一握,就这样一步一步朝着苏锐和夜莺走来!
 
    每走一步,他心中的愤怒都在降低一分,每走一步,他的气势则是升腾一分!
 
    宗师级人物的战斗经验本来就足够丰富,麦太山也知道,苏锐并不指望借助两枚火箭弹就杀掉自己,他是想让自己愤怒,愤怒到心境全破,武力值也会下降!那样才是他的机会!
 
    感受着麦太山渐渐升腾起来的气势,夜莺握紧了手中的刀,此时的她并没有站在苏锐的身后,反而是踏前了一步,和苏锐肩并着肩!
 
    看着她的这个举动,苏锐的眼中掠过了激赏的神色!
 
    “主攻交给我,你在外围伺机寻觅机会便可。”苏锐对夜莺说道。
 
    说罢,苏锐便不再走神,一直盯着渐渐走来的麦太山,这种人物当真不简单,虽然因为爆炸受了内伤,形象也狼狈不堪,但是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之内就能回复到平静状态,这也着实可怕了些!
 
    “丫头,你不是白家的人么,怎么会在这里?”当麦太山看到夜莺的时候,即便以他的心境,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见到夜莺不吭声,麦太山自以为了然了,冷哼一声,道:“白家和我南宫家族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没想到背地里却使出这种招数,真是枉为首都世家!”
 
    果然,苏锐的目的达到了。
 
    他之所以把夜莺借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拖上白家一起,把这个家族和翠松山都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麦太山冷冷说道:“等从这里离开,我一定要去白家讨个说法!”
 
    苏锐真想说一句“白家热烈欢迎你去”,可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夜莺不善言辞,听了麦太山的话,自然也不会出言反驳!
 
    “麦太山,你都死到临头了,怎么还那么多废话?还讨个说法,你真以为你今天还能走的成?”苏锐冷笑着踏前一步,浑身的气势也开始缓缓凝聚!
 
    “五年前你就没能留下我,你以为五年之后我会怕了你?”
 
    “逆贼,给我去死!”
 
    麦太山一声低吼,一步跨出!
 
    这一步看似很慢,实则快到了极点,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他的拳头就已经来到了苏锐的脸前!
 
    苏锐丝毫不躲,侧身一转,手中的甩刺瞬间暴出,犀利的寒芒直取麦太山的咽喉!
 
    后者没想到苏锐一开始就用上了这种以命搏命的做法,微微侧头,避开要害,但是苏锐的甩刺却已然划破了他颈部的肌肤!
 
    砰!
 
    为了完成这一击,苏锐也是挨了重重的一拳,整个肩头发麻!
 
    感受到了刚才的生命危险,摸了摸从脖子伤口处流下来的血珠,麦太山又一次愤怒了!
 
    五年前,苏锐还没有能力可以伤到他,可是五年之后,二人的第一招,他就流了血!
 
    “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
 
    麦太山说罢,浑身肌肉顿时紧绷,骨骼发出噼里啪啦一阵让人牙酸的声响!
 
    听到这种响声,苏锐的眼中涌现出一抹凝重,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看不出来,五年了,你竟然把身体练到了这种境界!”
 
    苏锐知道,这种噼里啪啦的响声在武术界有一个特定的名词,叫做——筋骨齐鸣!
 
    面对这种状态的麦太山,苏锐必须要发挥出自身实力的百分之二十才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