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大运彩票官网我的身体还是颇为虚弱

两个星期又过去了,我还是不跟乙晶讲话。

我想乙晶对我,也非常困惑与失望吧。

不过,幸运的是,我在课堂上突然大叫的次数急剧减低,因为我已经能够控制体内的内息运转了,有时候将气息过穴的速度降缓也是一种艰难的修练,我必须往运转如意的境界迈进。

而师父每夜在我的体内灌输的内力也越来越刚猛,想来是我的身体越来越能接受比较强悍的内力吧。

这时已经入冬了,天气开始变得很冷,寒风从破洞中灌了进来,偶尔下场小雨,总让房间极为潮湿。不过没关系,我有内力,周息运转之下,身体只有更加健康。

妈几乎以恳求的语气要我搬到客房住,不过我还是坚持要住在家里最破烂的地方,也不肯让妈把墙重新砌起来。这让邻居看了场大笑话。

“今天,要教你凌霄派基础中的基础,凌霄毁元手。”师父坐在大破洞中,没有月亮。

“基础中的基础?凌霄毁元手不是最厉害的吗?”我讶然道。

“笨,就算是威震扶桑的降龙十八掌也有强弱之分,难道一学会降龙十八掌就威震天下吗?!”师父用力敲我的脑袋。

“喔。不过很痛耶。”我埋怨。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可以学攻击的招式,真是令人兴奋。

不料,师父从今晚背来的青色大袋子中,拿出一条蛇来,说:“为了要让你快点学会,这条蛇会帮你了解体内经脉的。”

我瞧着那条黑白分明、长得很像雨伞节的大蛇,说:“要我打败它?”

师父难为情道:“不是,是要让它咬你。”

“啊?它该不会是雨伞节吧?”我仓皇地说。

师父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说:“嗯,有毒的。”

我急忙滚到门边,说:“不要!我会翻脸!”

师父认真道:“它咬你,可以速成你的武功。”

我大叫:“我要……我要……那个循序渐进!我要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

师父急道:“难道你不想快点变成高手?”

我苍白着脸,看着在师父手中蠕动的雨伞节,叫道:“不要喔!我真的会翻脸!我喜欢打好根基!脚踏实地那种!你不要再靠过来!我认真的!”

师父说:“当年杨过吃了一堆毒蛇,内力大进!”

我吼道:“那我也吃了它!干嘛要让它咬!”

师父愣了一下,说:“怎么说那么久还是讲不听?快把手伸出来!”

我急忙打开门,想冲下楼去,不料师父以极快的身手将门压上,反手点了我身上的“叮咚穴”,令我动弹不得。

师父拿着雨伞节,说:“不要紧张,师父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难道会笨到让你死翘翘吗?”

我看着雨伞节狰狞地吐信,吓得牙齿急颤,忙说:“难道没别的速成法?”

师父呆了一下,说:“有是有,虽然比较麻烦一点,效果却是倍增。”

我哀求道:“那很好啊!麻烦不打紧!我的个性比较急,适合速成的办法。”

师父很干脆地说:“难得你有心,好!为师成全你!”

我眼泪夺眶而出,说:“谢谢师父!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师父将雨伞节放进青色大袋子中,随即跳出大破洞,留下一个被点穴的国中生在寒风中大呼幸运。

师父的脑子坏掉了,居然想这样恶整自己的徒弟!好险我苦苦哀求……

拜托!搞不好我会死啊!我看着雨伞节在青色的大袋子中游移盘动,真是说不出的恶心。

不多久,师父从大破洞跃上了房间,喜气洋洋地说:“你看!”

我一看,差点昏死过去。

师父手上拿的,不折不扣,是条眼镜蛇。

“两只一起咬,两种毒混在一起,真他娘的凶暴!如此要练起功来势必麻烦得多,不过毁元手的威力可是加倍增长啊!”师父一边喜孜孜地说,一边把雨伞节从大袋子中拎了出来,一手一条蛇。

我无力道:“师父,你饶了我吧。”

师父只顾轻轻甩着蛇身,让蛇头轻拍我的手臂,还说:“这两条都是剧毒喔,而且毒性互异,所以双毒齐入血脉是很可怕的,几乎是没命。”

我努力地运气冲撞“叮咚穴”,想冲破师父的封穴,心中焦急无比,无奈,雨伞节首先咬住我的左手前臂,一阵刺痛后,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我急道:“几乎会没命干嘛让它咬我?快帮我逼毒!”

师父疑惑地看着我,说:“傻子,那是一般人啊,你可是个练家子,怕什么?以后江湖上的暗器大多淬有剧毒,现在正好练习一下,免得中了贼人暗算。”

“麻麻的,师父救我!”我惨道。

师父安慰我道:“别慌,还有另一条。”

我发誓,要是我逃过这一劫,我一定要退出师门,然后报警把师父抓起来。

我看着左前臂开始发青,急道:“快教我怎么逼毒!”

师父喃喃自语道:“蛇毒攻你的血脉,所以你必须用内力卷住毒质,强力逼出体外,这原是求速求快的偏门,但却是训练你善用内力、了解体内细微穴道的妙门,啊!啊,咬上了!”

眼镜蛇愤怒地咬住我的右前臂,我也愤怒地看着师父,说:“我死了,凌霄派就关门大吉!”

师父摇摇头,说:“快想办法用内力逼毒,不要慌慌张张。”

我咬着牙道:“那你快教啊!快!”我看着眼镜蛇死咬着我的右臂,心中大怒。

师父轻轻解开我的穴道,将两条蛇抓进袋子里,将袋口绑了起来。

我急忙坐在地上,问道:“快!怎么逼毒!”

我的双手已经麻木,脑子也开始昏沉,连脖子都感觉不自然地僵硬。

师父静静地说:“观想体内气行,想办法找出毒血路线,慢慢催动内力,慢慢增强,以气将毒逼出。”

这不是废话中的废话吗?我知道多问无益,只好勉力运气走脉。

我一边观察体内两种毒血的交融,一边细细问道:“师父,我不行的话,你要救我!”

我只能靠自己了。

我想起师父拿蛇咬我的原始目的……凌霄毁元手。

于是,我放弃用内力阻挡毒质,索性将所有防御的内力从十大好穴撤走,全数用来催动记忆中的凌霄毁元手。

催动。

催动。

催动——

“喝!”我咬紧牙关,眼前一黑,内力急速从夜歌、九碎、牛息、铛环、苗栗、守翼,最后来到掌心的凌渡与指掌的霄转穴,然后滚滚而出!

我的掌心飘着黑红色雾气,竟成功将毒素和着血气蒸散。

我精神一振,虽然无法将毒素一次排出,也无法纯然排出,不过我耐着性子一次次催动掌力,黑雾也愈来愈淡,我想体内的毒质已经大致排出了,而我的手臂也由黑转灰,由灰至青。

几个小时过去,天也渐渐亮了,我却无法继续将体内的余毒散出,因为我的内力已经耗竭。

尽管我依旧非常虚弱,但我已有力气走到师父身旁,一脚揍向师父。

“没力啦?”师父头一偏,躲过我这虚浮的一脚,一掌击中我胸前的飞龙穴,我闷声摔倒。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师父一直醒着,装睡不过是为了要让我竭尽全力抢救自己,方能心无旁骛,全速锻炼内力。

我中掌后,原以为师父会过来帮我逼毒,不料师父爬到我床上,盖上棉被,说:“这次我真的要睡了,你练功完自己上学去吧。”

我正要大骂,却发现胸口烧着一团惊人却友善的内力,原来是师父顺着那一掌过嫁给我,用来帮我驱毒的生力军;我赶忙运功,一掌一掌拍向墙壁,直到墙上都是黑手印,检视过体内大小筋脉,确认无毒后,我才放心地喘了口气。 

真是痛快!

在科技发达的西元一九八六年冬天,还能用内力逼毒疗伤的,恐怕只有本人了!这种原始的优越感让我哈哈大笑。

不过尽管痛快,我的身体还是颇为虚弱,毕竟两种剧毒跟我的内力交战了一夜,已经大大耗损我的精力。

“过来。”师父眯着眼睛,困倦地说。

我嘻皮笑脸地走向师父,让师父在我的背心印上火烫的一掌。

“转个二十周天就差不多了,去吧。”师父沉沉睡去。

我一边运气疗神,一边整理书包。

我会笑了。

经历了这么令人不悦、惊惶的烂事后,我竟然还能笑。

我的个性也许正在转变。

“你的手怎么了?怎么有那么可怕的伤口?”

我看着乙晶递过来的纸条,撕碎。

反正乙晶也不会相信。

我依稀听到不存在的哭声。

师父点点头。

我一边欣慰地继续观察毒血,一边以内力阻断十大好穴附近的毒液,以免毒攻心房。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随着时间流逝,我看着手臂越来越黑,却无法以内力继续推送毒液,脑子也恍恍惚惚的,无法查知毒液侵入小穴道的途径,我忙道:“师父!你准备了!”

师父点点头。

我正感到快慰时,突然发现一件惊人的事实:师父睡着了!

师父不停地点头、点头、点头,原来是在打盹!

我气极,又无力大叫,眼看毒血就要废了我的四肢,我开始考虑是否要放弃逼毒,用剩余的力量爬到师父旁边叫醒他。

师父流着口水。

一滴接着一滴。

忿恨冲击我的脑子,竟令我清醒许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