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与血杀血战那个即恐怖有酣畅淋漓的一幕

李林听了赵云的话,立即焦急的说道“大哥,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大哥啊!你我可是结拜过,苍天为证,无论何时你都是我大哥,就算是我做了皇帝,你都是我大哥!”
 
    赵云怒声道“你说的什么话!你是我主公的大敌,没想到我赵云竟然目不识人,与你结拜,现在,我只求速死!”
 
    李林带着哭腔说道“大哥!你我兄弟二人为何会这样啊!难道就因为那公孙瓒嘛?为什么,大哥,我难道是李林,你就不认我这个弟弟了吗?”
 
    赵云闭上眼睛,不再面对着李林,有一些自嘲的说道“李将军,你还是起来吧,你的一拜,某一个小小偏将,受不起啊!”
 
    李林知道,赵云这是在讽刺自己,道“大哥,那一次本来是我去蓟县参加刘虞的寿诞,回来途中遭遇了贼寇,幸得大哥相救,大哥,你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此等大恩,我永世不忘,我与大哥结拜,乃是出于真心,希望大哥能够念及兄弟情义啊!”
 
    赵云连身子都不会过来,背对着李林,怒声说道“哼!那一日你问我辽东李林如何,是不是希望我会投靠与你?”
 
    李林点点头,道“是!无论是大哥勇武谋略,还是与我的情义,我都希望大哥能够到我这里来!你我兄弟二人共同又一个好的前程!大哥,你也是了解我的,我真的不是为了拉拢与你才回与你结拜的!”
 
    赵云苦笑了一声“呵呵,那是自然,但是你为什么骗我!难道你怕告诉了我你的真实姓名,我就会不能送到公孙瓒那里邀功吗?”
 
    李林立即摇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了解大哥,大哥绝对不会为了公孙瓒的赏赐而陷我于险地,但是大哥,那时候毕竟你乃是公孙瓒手下偏将,而我与公孙瓒又有仇,但是我对大哥的兄弟情义是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的,我希望与大哥结拜,但是大哥你若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定然是不会跟我结拜的!”
 
    赵云点点头,眼睛缓缓的闭上,早已经打转在眼里的泪水已经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回过头,看见李林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心的,但是赵云心里也是有一些感动。
 
    赵云咬咬牙,幽幽说道“但是李将军你为何有现身于此,你若是知道了我的身份,将我杀了变好,为何还要将我捉回来,难道是希望羞辱与我吗?”
 
    李林心里也很是无语,自己都解释了这么半天了,这个赵云真么就不开窍呢,自己早就应该想到能让血杀损失惨重,杀神侯宇都起了恻隐之心不愿意吓死手的人,在公孙瓒手下,那出了赵云,还能有谁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李林立即拼命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本来不知道是大哥你被活捉回来,是手下将军见到了大哥的勇武,希望我能够招揽大哥,所以才会将大哥捉回来,然后叫我过来看你,大哥!你我师兄弟,为何就不能在一起共谋大事呢!”
 
    赵云点点头,听了李林的话,自己眼前仿佛有出现了与血杀血战,那个即恐怖有酣畅淋漓的一幕,但是若是自己的投降,如何能对得起自己手下五百兄弟的性命,有如何对得起主公的重托,少主的抬爱呢!
 
    赵云看着还是跪在地上不起来的李林,叹了一声“世民……哦!不!李将军,你还是起来吧!”
 
    李林道“不!大哥,我永远都是你的结拜义弟李渊,李世民,你义弟的跪拜,你身为大哥,受得起!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大哥!难道你我兄弟二人就不能和好如初吗?”
 
    赵云定睛看了李林许久,见李林十分的诚恳,根本就没有因为现在身份的转换而改变自己的初衷,赵云很是感动,点点头道“好!世民!你起来吧!”
 
    李林一笑,“大哥,你终于认我了!”说着李林起来,抱住赵云的肩膀,顺便也活动一下已经跪的生疼的双腿。
 
    赵云看着李林道“你我有苍天为证,日
    赵云点点头“正是!”
 
    “难道你非要回到公孙瓒那里吗?大哥!大哥,你曾经跟我说过,公孙瓒虽然勇猛,但是不为仁主,不知体恤百姓,只知道攻伐一方,不知道治理管辖之地,只知道侵略扩大地盘,这样的人大哥你难道还要追随他吗?”
 
    赵云摇摇头,道“不是!现今公孙瓒已经被围,有世民在,公孙瓒败局一定,我不想回去了!”
 
    “那你想去哪里,是去袁绍哪里,还是曹操,亦或是袁术?大哥,为何你为兄弟二人就不能齐心协力,既能又一个好的前程,也能造福百姓,难道大哥觉得我不会善待你吗?大哥!”说着李林有跪了下来,“若是大哥愿意留下,我愿意推举大哥为主公,手下所有将士和城池都贵大哥所有,我可以为大哥开镜扩土,扩大势力!”
 
    李林语气十分诚恳,赵云知道李林是真心的,这个诱惑力是极大的,李林虽然地盘不大,军队也不是很多,但是毕竟也算是一方诸侯,李林这么说,就是希望赵云留下,也让赵云白捡了一个这么大的便宜。
 
    但是赵云是何人,听了李林话,立即怒声道“胡说!你为何说出这样话!你手下的城池,士卒,都是你辛辛苦苦几年的经营积攒下来的,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手下的将士们着想啊!难道你们辛辛苦苦几年打下来的基业就可以被你这样轻易的拱手送人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