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伤口有点儿大她用了两个创可贴她抬头看他的低

以沫看着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也可能,他到现在都还是恨她的吧,毕竟那个时候,她差点就把他送进监狱里。
 
    其实他并不知道,那天她已经到了警局门口,只是她准备进去说出一切真相的时候,他已经出来了。
 
    她的犹豫让她迟了那么一步,也因此,他们就此错过,让他有机会遇见了韩梅梅。
 
    小小的餐桌上,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开始他盯着毫无卖相的早餐看了好一会儿,以沫还硬着头皮解释了一下出自她亲手下厨的结果,“这个是煎蛋,不太像样子,但至少熟了,应该可以吃,这个是醋溜土豆丝,我觉得味道应该不错,就是我不小心放了酱油,它就变成这个颜色了。”
 
    明灿动起筷子开始吃,眉心都没皱一下,以沫给他递过去一个奶香小馒头,这个是他昨天从超市买来速冻的,她微波一下,肯定能吃。
 
    以沫看他不发表评论,也不皱眉头,心里不由窃喜,看来她还挺有厨师天赋的,第一次下厨,这味道就不错的样子。
 
    “你不吃?”明灿突然问了她一句。
 
    以沫点头,“吃,当然吃。”动筷子之前还得意的问了他一句,“我做的饭很好吃,对不对?”
 
    可是这口鸡蛋刚嚼都嘴里,她就恶心的吐出来,话说,那咯吱咯吱的东西是蛋壳吧?
 
    然后,她就心虚的把整盘鸡蛋都拉到自己的面前,不准他再吃了,真的是难吃死了。
 
    看他还在吃土豆丝,这一次她是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天了个噜噜,明灿哥是怎么咽下去的啊。
 
    她把一整盘土豆丝也拉到自己面前给霸占了,真的是难以下咽啊。
 
    明灿抬眸无波无澜的看着她,她尴尬的干笑着,“你是不是味觉有问题了,好难吃的。”
 
    明灿放下筷子,喝了一口她做的米粥,很认真一点儿都不掺假的说了句,“挺好的,真的。”
 
    以沫膛目结舌的看着他起身离开餐桌,为了给自己压压惊,她也喝了一口米粥,这一次再怎样,即使还有没熟的大米,她也硬着头皮咽下去了。
 
    她对着他背影喊了句,“喂,你以后不要这样对我,我很容易被感动的。”
 
    背对着她往外走的明灿唇角勾起一抹苦涩,她要是真的容易被感动,那岂不是早就感动了,她的无情就在,总是没心没肺。
 
 第298章 没有如果
 
    以沫也算是很有出息的把餐具给洗刷好,把餐厅也收拾好之后,在客厅的一个小医药箱里找了两个可爱图案的创可贴。
 
    她拿着创可贴出去找他,他一个人屈膝坐在海边,只看背影都能为他着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就是觉得他是那种三百六十度怎么看都超级完美的男人。
 
    她摄手摄脚的走近他,本来是想吓唬他一下的,结果在他身后刚一弯腰,就被他有力的猿臂勾住小蛮腰,直接把她一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吓得她啊啊直叫之后才算安稳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她吓得还没缓过气来,他倒好,还超级臭屁的唠叨一句,“吵死了。”
 
    以沫抬手作势要打他脑袋,他扭头锐利的目光一瞪,吓的她赶紧没出息的收回手,要是真动起手来,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不想被他扔到大海里喂鲨鱼。
 
    她同样很霸道的将他刚才被刀割破的那只手,他还特男子汉的拒绝,“不用。”
 
    以沫重新拉回他的手,还使用了强制措施,用她的胳膊勾住了他的胳膊,这样就像是打成了死结,他就没那么容易收回了。
 
    以沫撕开创可贴,还像小时候她每次受伤,他帮她贴创可贴一样,给他呼呼,“你可别哭啊,你要是敢哭,我就让隔壁家的狗出来咬你。”
 
    这是小时候他用来吓唬她的话,现在她用来吓唬他。
 
    伤口有点儿大,她用了两个创可贴,她抬头看他的时候,他正低眸看她,四目相对,她主动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很快的收回。
 
    他很意外她的举动,也让他想起那天她喝醉后对他的主动,以及最后的结果。
 
    以沫大概能猜出来他在想什么,坐在他身边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明灿哥,如果那个时候,我勇敢的说出了真相,是不是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
 
    明灿低沉着有所薄凉的嗓音说,“没有如果。”也不可能重来。
 
    以沫扭头看着他菱角分明的侧脸,不禁苦笑,他是绝不对忘记那件事情,或者原谅她的吧。
 
    “其实那天我去警局了,我准备去说出真相的,可你,原来有证据,我到的时候,你已经出来了。”
 
    明灿被她贴着创可贴的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并没有扭头看她,他的目光只专注在前方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迟了,不是吗?”
 
    以沫无奈的笑了一下,是啊,迟了,从那天她看着他从警局出来的那一刻,就迟了。
 
    以沫低头,有三个字欠他很久了,“对不起……”那个时候,她是真的错了,到现在她都想不明白,当时她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进了监狱,她真的会愧疚一辈子,而即使他没监狱,他们之间也跨不过去那道坎。
 
    他仍旧没有看她一眼,说的无波无澜,“没关系,都过去了。”
 
    没关系,都过去了。
 
    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这么的伤人,就好像一对分手的恋人,一方问,‘你爱过我吗?’另一方的答案是那么的让人揪心又无能为力,‘爱过。’
 
    两人沉默许久,明灿才开口说话,“和你结婚,或许只是不甘心罢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