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前面还说要和她结婚非她

 明灿还真点头了,“对,为了让我不流,氓,我出来让海风把我吹醒,后来就在车里睡着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那他这算不算也太过于君子了,他要是真把她强上了,她也不会活活打死他的吧。
 
    明灿把她放在沙发上,看她走神的样子,故意调侃,“看你这样子,我没对你做点儿什么,你很失望?”
 
    以沫拿个抱枕扔向他,“失望你个大头鬼,我要是想上你,你跑的了吗?”
 
    啧啧啧,这是一个姑娘家家好意思说出口的话,还真是被她吓到啊。
 
    明灿长臂撑在沙发上,将她围绕在怀里,低眸凝着她,“那你什么对我下手啊,我好做个准备。”
 
    以沫白他一眼,别过头去,“下辈子吧。”
 
    明灿心眼一坏,双臂一个无力,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啊,昨晚睡车上好累啊。”
 
    以沫差点没被他这个巨重的家伙压死,“喂,你想压死我啊。”
 
    明灿也不否认,“对啊,压死了好快点下辈子啊。”
 
    呃……真的是对他的思维逻辑无法理解。
 
    最后是以沫不断的蹬着两条小腿,死命的从他身下挣扎出来的,而他也不在死皮赖脸的赖着沙发,翻身坐在了沙发上,抬头看着还气喘吁吁的以沫,“昨晚的晚餐是我做给你吃的,今天早上,你做早餐给我吃。”
 
    以沫都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这是在和她撒娇吗?一个大男人,这样真的好吗?
 
    “你不怕被我毒死?”以沫问他。
 
    明灿好看的唇角缓缓上翘,笑的迷人心醉,说出的话还特别让人心悸,“我愿意,死而无憾。”
 
    以沫受不了他这个样子,转身去了厨房。
 
    明灿凝望着她瘦小的背影,心里就想,如果没有他,她一样会过得很好吧?
 
    以沫突然转身回头,双手叉腰,还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不准像个花痴一样的盯着我看,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和你结婚的。”
 
    明灿往厨房走去,问她,“那你要和谁结婚啊?那个医生?”
 
    以沫真不知道方医生是怎么得罪他了,怎么他有事没事的就提起方医生来,她回头看着他,用两只手模拟的画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圈圈,“我要嫁给一个对我这么好这么好,给我这么多爱这么多爱的男人。”
 
    双手环胸,单腿勾着另一条腿,倚站在厨房门口的明灿看着以沫的这个样子,抿嘴意味深长的笑着,心里是在想,“沫沫,多希望你真的有一天能遇到一个对你那么好,那么爱的男人。”
 
    嘴上却和傲娇的说,“你觉得除了我明灿,世界上还会出现比我对你更好的男人吗?”
 
    以沫看着他,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你是对我好,但你不爱我啊,那有什么用?”
 
    他不爱她。
 
    明灿撂下一句,“傻子。”转身走了,浑身都累,准备去冲个澡。
 
 第297章 最怕没心没肺
 
    以沫看他走了,就拿着锅铲对着他伟岸的带着忧伤的背影大喊,“你才是傻子呢。”
 
    明灿没有回头,好像是在和她置气,还说什么,“对,我就是傻子,我说的就是我自己。”
 
    以沫看着他进了浴室,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还总是和她闹小脾气,不过刚才从他的背影里,看到他好像很忧伤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他到现在还没从失去韩梅梅的悲伤中走出来吗?是不是她总是惹他生气,他就会想起对他百依百顺的韩梅梅啊?
 
    以沫有时也会想,如果当初她那么爱要面子,从一开始就大胆的告诉他,她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或者就直接死皮赖脸的追他,是不是他们之间就不会出现一个韩梅梅。
 
    明灿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以沫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早已站在浴室门口等他出来。
 
    他看她一眼就知道她犯错误了,“怎么了?”
 
    以沫羞愧难当的指了指厨房那边,明灿看着煎锅在地上,那厨房已完全不是刚才的样子,狼藉一片。
 
    他先问的是,“你有没有受伤?”
 
    以沫乖乖的摇头,“没有,就是早餐,只能吃那个。”
 
    明灿看着餐桌的盘子里放着煎的不成形的鸡蛋,还有一盘不知名的菜,也只能认命。
 
    他挽起白色衬衣的袖子,先去把厨房收拾好,以沫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解释着,“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后来我看菜快糊了,就着急关火,然后就不小心撞掉了锅,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就成这样了。”
 
    明灿一样一样有条不紊的收拾,她说完后,他就轻“嗯”了一声,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
 
    以沫探着脑袋问他,“你不生气,不凶我啊?”这样好奇怪的。
 
    明灿认真的洗着锅,嗓音浑厚磁哑,“以后找到那个很爱很爱你的男人,一定要会做饭,知道吗?”
 
    以沫傻乎乎的问他,“为什么?”
 
    明灿说,“不然我怕你饿死。”
 
    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前面还说要和她结婚,非她不娶,现在又说让她找个会做饭的男人在一起,不觉得矛盾吗?
 
    以沫觉得心里很不好受,就没心没肺的笑着和他说,“那到那个时候我就去找你,你做饭给我吃啊,你一定饿死我的。”
 
    明灿洗菜刀的手一顿,一个失神,锋利的刀刃划伤了他的指腹,鲜血掺杂着清水,看上去有些恐怖。
 
    以沫一下就慌了,她反应超级快的握住他的手,然后将他还在流血的哪根手指含到了嘴里。
 
    等这一动作定格的时候,两人心跳都已不正常,四目相对,在他灼热的目光下,以沫才知道,是自己的反应太过激了。
 
    她慢慢的拿走他的手指,嘴里还有鲜血的腥味,她就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唇,“那个,我好像应该是去找创可贴的,处理不当,呵呵呵。”
 
    她尴尬的想要先逃走,却被明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捧住了她的脸,那一刻,她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在他炙热的唇贴近她柔软的唇时,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们很少接吻的,除了那一次,成为她对他永远无法抹去伤害的那一次。
 
    他灵活的撬开她的唇齿,吻的她七荤八素,心猿意马,她能感到他的呼吸加促,气息紊乱,甚至手心的温暖在无限制的升高。
 
    在以沫以为,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分开的时候,他终结了这个吻,所有的动作,都顺着那个吻的结束戛然而止。
 
    他眼眸中的灼热还未安全散去,他看着她,突然变得冷漠,“去吃早餐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